如何给老人看护者“放个假”?可看这份“喘息

  “喘息服务”给老人看护者“放个假”

  丰台区首推试点,分为机构短期托养和入户照料两种,第二期预计服务1000人;未来将在北京全面推广

  2019年2月20日,丰台区温馨精康园,中度失智的王爱华在喘息之家里看电视。

  外企职员李燕正经历着日益加深的“养老疲劳”。她要照看年逾八旬的公婆,奔波两地跑药品报销手续,抚养女儿,自己还要工作。“向家里请个假”成了一个难以启齿的愿望。

  在北京,“喘不过气”的中年夫妻家庭越来越多了。北京户籍总人口中,老年人占到了24.5%,意味着这座城市的户籍人口中,近四分之一是老年人。这其中还包括失能、失智老人,空巢老人等。

  2019年2月20日,丰台区温馨精康园外景。

  2018年,北京首个“喘息服务”试点在丰台区启动——专业机构照料部分老年人,政府买单,让长期照护老人的家庭成员得以“喘息”。近日,丰台区启动第二期“喘息服务”,预计将为1000名失能、失智老年人提供服务。目前,这项新服务已经在北京多区布局,未来将全面推广。

  给老年人的看护者“放个假”,成为北京养老服务的新生事物。

  探访1 失能失智老人家庭

  养老“中转站”

  记者来到丰台区大灰厂东路的“温馨精康园”时,老人们正在三楼中部一个集体活动区域看电视。一见到院长邢尹力,老人们电视也不看了,开始各式各样的报告,谁看电视不守纪律了,谁要过生日了……大家纷纷汇报起来。

  邢尹力的钥匙串上有许多小塑料牌,像是异形的迷你公交卡。这是电子钥匙,用于通过院内设置在各处的电子关卡——在这家精神残疾人康复机构里,为了保障入住的精神病人的安全,上下楼层的电梯也上了电子锁。

  临时入住的王爱华老人被安排在三层。临近下午5点,工作人员为他端来了晚饭。一荤一素一汤,主食有米饭也有馒头。“我最爱吃米饭了。”他先拨了一口米饭,又尝了一口西红柿鸡蛋汤。

  “饭菜好吃吗?”记者问。

  “好吃。”王爱华答。

  “比家里的好吃?”记者又问。

  王爱华冲记者笑了笑。

  “他们好些老人在家都不见得吃得上饭呢。” 邢尹力说。

  王爱华中度失智。他的女儿也患有精神类疾病,老伴儿又是癌症患者,全家的经济收入只依靠女婿一个人工作支撑。在家里,他只能依靠老伴儿和十岁的外孙女儿的照顾。

  癌症晚期需要化疗,老伴没精力再照顾他了。入住了温馨精康园,王爱华成为丰台区首批享受“喘息服务”的服务对象。按照协议,他这次可以在温馨精康园住21天,所有费用都由丰台区财政支付。

  这是北京首次试水“喘息服务”,意在缓解老年人看护者的“养老疲劳”。首批试点的机构有8家,温馨精康园是其中之一,就近承接丰台区长辛店镇失智老年人的服务。

  试点期间,主要面对特困家庭,如居家养老的失能、失智老年人。政府购买专业机构的服务,为老年人提供短期的免费照护。如同一个养老“中转站”,长期照护老人的家庭看护者们,可得几日“喘息”。

  2019年2月20日,丰台区温馨精康园,护工在整理老人们要吃的药物。

  的确,养老困境已经成为中国当下和未来一段时间,全社会面临的共同问题。

  探访2 独生子女、空巢老人家庭

  看护者的“短假”

  “养老疲劳”的家庭远不仅仅存在于失能失智老人的家庭。

  李燕是北京一家外企的中层管理人员,她和丈夫一起抚养女儿,也赡养年逾八旬的公婆。她公公去年确诊出了恶性肿瘤。平时,公公婆婆帮着带下女儿,现在公公病了,女儿和两位老人就得由自己照看。

  公公是江西人,两地的医保报销药品政策不尽一致,正在使用的抗肿瘤药物在北京执行的是有条件报销政策。丈夫工作繁忙,为了节省治疗花销,李燕不得不频繁请假,往来于北京和江西,为公公跑报销手续。

  比起独生子女家庭,空巢老人的养老困境更为突出。在北京康助护理(养)院服务的云岗片区,“航天三院”的许多老年人面临着“空巢”问题。院长于安安说,这些老人的子女多在靶场或发射地,老人们只能互相照料。

 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3年到2017年,我国65岁以上老年人从1.31亿人增加到1.58亿人。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已超过2.4亿人,占总人口的17.3%。

上一篇:国新办发布会这一年:场次“破2” 31省份一把手
下一篇:雄安新区4个片区控制性详细规划公示 呈现这些亮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